【法国文化】谈谈法国人的文化修养

法国人在招待会、宴会桌上爱谈论当时有什么新的展览,有什么值得看的电影、歌剧或话剧,哪里有好的音乐会,或是议论最近出版的新书,主要是有关历史的书籍。

在一次法国友人的晚宴上,他们谈论起时任秘书长德·维尔潘的新作——《拿破仑百日》,讨论之热烈,几乎把我们这两位中国客人忘了。

邀请我们的主人无可奈何地对我们说:“对不起,法国人谈起拿破仑,可以争论三天三夜。”

确实如此。法国人对拿破仑的种种政绩还是予以肯定的,因为《拿破仑法典》为法国乃至欧洲奠定了法制基础。他还创办了高等科技大学、建立了功勋章制度等。但是,深受法国大革命民主自由思想影响的法国人对他称帝持否定态度,还有人对他穷兵黩武持批评态度。因此就产生了如何全面评价拿破仑的问题。

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的名作《战争与和平》描写了1812年拿破仑侵俄失败、溃不成军的情况。这部巨著不仅被搬上了银幕,而且还改编成歌剧演出,经久不衰。

由俄罗斯各地著名歌剧演员组成的四百多人的庞大演出团在巴黎巴士底歌剧院演出时,场场爆满。歌剧院院长于加尔请我们去观看。

他请了我们三次:第一次,首场演出,我们正好要接待国内来的一个重要代表团,没能去。第二次,剧院法国工人罢工,俄罗斯演员不罢工,照常演出,但没有灯光,也没有布景。我们想这么好的歌剧,不是经常能看到的,还是等一等吧。终于等到第三次,如愿以偿。

整个歌剧长达4个小时,场面恢宏,拿破仑军队失败的场面十分悲壮。结尾是法国国旗降下来,法军惨败的场面。演俄军老将库图佐夫的演员唱得很好,在谢幕时,博得的掌声最热烈,谢幕的次数也最多。

从民族感情说,库图佐夫击败了法军,法国观众不应为他鼓掌。但法国人不这么看,他们认为这是历史,而且法国也不该侵略俄国。况且他们是为演员高超的艺术水平鼓掌,是尊重艺术。我们听了之后十分感慨,中华民族也应该有这样的气度。

法国人热爱自己的文化,对异国文化也非常尊重,乐意接纳。我们曾经历过不少令人感动的事。

每年夏天,法国各地都要举行艺术节,不少地方邀请外国的艺术团体去演出。我们曾到法国西部一个小城市蒙杜瓦,参加他们的艺术节。他们请了北京青年京剧团来演出。在一个广场上搭了一个很大的帐篷,可容纳2000多人。

我们坐在第一排有靠背的折叠椅上。四周全是人,法国坐在像体育场上的那种长凳子上,连舞台的两边也坐满了人。人家耐心地等待开场。

北京青年京剧团演了两个剧目:《大闹天宫》和《秋江》。《大闹天宫》以武打为主,还比较好懂。《秋江》主要是对话,听不懂对话就很难知道台上演员动作的含义。因为是临时舞台,没有字幕解释,只是在演出前有一位法国小伙子三言两语地介绍了一下剧情。

这么多人,买了票来看演出,看得云里雾里,会退场吗?会大声喧哗吗?我们很担心。

不用多久,观众的表现就证明了我们的这种担心是多余的。甚至在演《秋江》时,台下也是鸦雀无声的,好像他们都能听懂似的。

舞台右边的观众,视线被京剧团的乐队挡掉了一半,但没有一个人站起来,或大声抱怨看不见。演出结束时,观众起立热烈鼓掌,演员谢幕达七次。

在台下,我们和演员们交谈,他们都很感动。他们觉得法国观众很有教养,而且很有欣赏力。一位演员说:“他们鼓掌都鼓到点上了。”

京剧对外国人来说,毕竟还有点了解。许多普通的法国人以为中国的“歌剧”就是京剧。他们不知道还有许多地方戏呢。

2000年2月,北方的亚眠市举办了“新世纪文化节”。亚眠与宁波是友好城市,所以他们请来了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演出整本《梁山伯与祝英台》。

市长请我们去观看,我们十分好奇:法国人对越剧是一无所知的,对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也从未听说过。近两个小时的演出,他们能坐得住吗?

我曾听说,1952年,要给外宾放映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电影,周恩来总理对外文的译法提出了建议。他说,直译成“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恋爱故事”不易被外国人理解,不如译为“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周总理见外宾,善于用对方能听懂的语言阐释我国的看法,使外宾听了心悦诚服。像一个剧目名字的翻译,他都考虑得这么细,在外交部翻译中传为佳话。

我向亚眠市长介绍《梁山伯与祝英台》时,想起了周总理的这一教诲,就对市长说,这是一部悲剧,是“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故事。他一听就懂,而且能从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角度来理解《梁山伯与祝英台》,并说,这样的悲剧在封建时期的欧洲也是常见的。

台上是典型的中国地方戏,音乐优美、缠绵,演员们象征性的动作,只有真正了解中国文化的人才能欣赏。

出乎我们的意料,台下金发碧眼的法国人看得如痴如醉,有的老太太居然还掉下了同情的眼泪。

演出结束时,不少观众跑来对我们说:“太精彩了,从服装到音乐都很美。”“这两个年轻人没能实现他们的愿望,我实在为他们难过!”一位老太太用纸巾擦着鼻子说:“尽管我听不懂他们唱的是什么,但从他们的表情上,我完全能跟上剧情的发展。”

重视文化的法国人对外国文化都抱有强烈的好奇心,渴望了解。不仅对历史悠久的中国文化是如此,对其他国家的文化也是抱着学习、了解的态度。他们尊重文化的态度值得我们学习。

吴建民(1939-2016),资深外交家,1959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法语系。

1965年到1971年曾为、周恩来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担任过法语翻译。1971年,他成为中国驻联合国第一批代表团工作人员。

在他五十多年的外交生涯中,历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中国驻比利时使馆,驻欧共体使馆政务参赞,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及发言人,中国驻荷兰大使,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大使,中国驻法国大使,外交学院院长,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常务副会长,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曾任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上海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席,欧洲科学院院士、副院长等职。

他曾于2003-2007年任国际展览局主席,是担任这一职位的第一位亚洲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dxsyxx.com/,法国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